导航菜单

后冠病的时代焦虑-大蟒蛇图片

国盟打着马来民族主义大结合旗号,抢占巫裔话语主导,却同时争战相同性质选区,理念又不相容,是彼此忌惮不满,联盟情谊脆弱不堪。

后冠病时代的大马充满了不确定性,是科技在疫情催促下,给社会运作模式带来转变,人民还在尝试适应同时,又逢政治上的利益争斗,却没有一方可开出稳定人心的大药方。

在新冠肺炎疫情趋向平稳后,马来西亚国内政治声浪又再悄悄扑向岸边,518召开的一日国会只是个开始,“后冠病时代”的大马政坛将持续动荡。

现下就传出,为摆脱各自政党内阻碍与包袱,慕尤丁、阿兹敏和希山慕丁正试图筹组新党。国盟政府开出一日国会的政治药方,无疑就为避开所有可能的政治检测,争取更多时间换取空间,做出更多政治布署,满足内部各党不同利益集团的需求。

实际上,是波疫情加剧了贫富和城乡之间的数码鸿沟。饭碗或不保的焦虑,让人民情绪紧绷,所以罗兴亚难民该收不收课题,轻易就在社媒上炸开锅。新常态的不确定性,让社会各阶层充斥着冲突张力。

行动管制令迈入第4阶段后,社交媒体上闹哄哄的烘焙烹调、线上会议和教学即将告一段落。因为疫情带给经济的重创,正逐步浮现。酒店休业潮已开始,数码化、人工智能造就的新常态,必将冲击之后的商业运作模式,失业浪潮一触即发。

不安、焦虑情绪,势必会在社会蔓延开来,弱势的国民联盟政府,能否承受得了后冠病时代的压力,进而稳住局面?

土团党一分为四,纵然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坐拥党内最大支持,但内部主心骨不够稳,对外有巫统和伊斯兰党虎视。巫统本身也有多个派系,慕尤丁被认为主要获得由外交部长希山慕丁控制的“贵族精英”的支持,造就国民联盟是既强大又脆弱。

后冠病的时代焦虑

希望联盟政权垮台后,希盟内公正党开始肃清党纪,处置敏派的残留人马。按照土著团结党总裁敦马哈迪说法,土团党已然分裂。政治分析认为土团党目前有4派,即草创一派、509后招纳的巫统叛将、敦马一派和后来加入的阿兹敏支派。